收藏追书网  繁体版  手机阅读

综合

大佬她仙魔两道都混

大佬她仙魔两道都混
更新时间:2020-10-19
魔王殷九死后发现自己是一本小说中早早下线的配角。 她唯一的作用就是为女主的复活提供自己遗留的身体。 好的很。 殷九打算潜伏女主所在的宗门,等成为魔王的男主和独霸仙门的女主在一起后。 她作为曾掀起仙魔界半边风云的大佬给他们好好上一课。 xxxxxx 非正统女主修仙文!非成长升级打怪流! 只借修仙世界背景设定,力在解剧情。 言情非主线,有男主,但女主永远大佬。 日更中。脚下是一块块散落的小石子,偶尔有几株从裂缝中破土的青草歪曲地长着。连贴着石壁上生长出的紫色小花也是倦怠地焉了。 “连若师姐,你有对剑器的感应吗?”殷苏苏小声地问她。 ...
本站郑重提醒:本故事纯属虚构,切勿模仿!
  • 作品分类:东方玄幻
  • 授权状态:没有授权
  • 写作进程:已完结
  • 总 字 数:0M
  • 总 点 击:
  • 本月点击:
  • 本周点击:
  • 总 红 花:1487
  • 本月红花:11
  • 本月打赏:100
  • 总 打 赏:10.27万
作者名:沈怀辞 了解作者,进入他的首页
他的其他作品:(本)所有作品>>

作者标签:爽文  扮猪吃虎  暧昧  

目录 阅读
放入书架
放入桌面
您上次阅读到:第三章 降龙伏虎 第二节 飞龙在天
分享到:

第一百一十五章 早前之事更新时间:2020-10-19

脚下是一块块散落的小石子,偶尔有几株从裂缝中破土的青草歪曲地长着。连贴着石壁上生长出的紫色小花也是倦怠地焉了。 “连若师姐,你有对剑器的感应吗?”殷苏苏小声地问她。 说来也怪,这次进入剑冢所遇上的所有剑器都一番死然不动的样子。 按理说,剑器对于感觉合适的主人,会有轻微的颤鸣,拔出时轻而易举。若是沉甸不动,则说明无意。上次前来几乎路遇的剑都试图于邀请殷九,只是殷九有了感应便不理会。 这次如果是殷苏苏经过,剑器就会发颤,但只要殷九过去,立刻死寂。 气得殷九不信邪,但又不敢轻易去试图拔这些普通的剑,一旦拔出,基本就只能和它签订契约。而像是所谓感应与召唤,殷九也没有捕捉到。 顿时心情就有些不太好。 这次她不会因为重生的缘故连一把剑也不愿和她签订契约吧? 偏偏团子还在那里真的疑惑:“为什么一把剑也不理你呢?殷九,会不会因为你有了剑。” 不可能。她之前已经死了,和残歌的契约自然也就解除,这具身体上除了和团子的外并无其他契约。所以究竟是怎么回事…… “苏苏,我觉得这里有点可怕欸……”宋绫子努力地搓手哈气试图取暖。 越往山窟里走,凉意就越发明显,周围的缠绕生长的藤叶上也凝结着一层霜。旁边的石壁缝隙间是密的不透光的苔藓,一簇簇的贴在那里。 脚底并不是平坦的土地,而是铺满了各种形状古怪的碎石子,踩在上面咯吱地响,令人不禁毛骨悚然。 “要不——我们别进去了吧……”宋绫子纠结万分,她只是想先陪着苏苏找到她的剑器,没想到在这么可怕的地方里,有点胆怯。 殷苏苏心中也很慌乱,但是又肯定有什么东西在呼唤她,让她暂时摆脱掉了恐惧:“绫子……你们可以先在这里等我,我、我马上就出来……” 令团子意外的是,殷九这次便真的呆在了原地。 “奇怪什么,开启神剑的任务不应该由气运之女来做?我去又没有办法。”殷九使劲捏了团子一下,肉乎乎的感觉还不错。 “那……你怎么办啊?”被捏了团子也没有生气,而是想到殷九这样奇怪的情况,忍不住悄悄问她。 殷九眉眼一抬,粲然一笑:“担心我啊?不念叨苏苏了?” “胡说!我是同情你!苏苏有神剑拿你却一把剑也没有——” 殷九略垂下目光,视线在乱石间游走:“怕什么,该来的总会来,我在魔界那么多年可不是单凭一把剑的。” 可现在也不在魔界啊,团子嘀咕着。 殷苏苏进去大概有了一刻钟。 “苏苏她……不会有事吧……”宋绫子开始坐立不安。而对面的殷九依旧不咸不淡的样子靠在一块大石头旁边,甚至开始打坐。 这让宋绫子也怀疑自己自己是不是想多了,剑冢里怎么会出什么事。 而这时突然间,咔嚓——一声仿佛是开启的机关,充斥空间。 紧接着整个山洞开始晃动,地表开始崩裂,大小不一的石块纷纷扬扬从头顶上砸落,弥散的尘土直呛得人咳嗽。只听得“铮”一下强烈地嗡鸣...

更新时间:2020-10-19

 脚下是一块块散落的小石子,偶尔有几株从裂缝中破土的青草歪曲地长着。连贴着石壁上生长出的紫色小花也是倦怠地焉了。 “连若师姐,你有对剑器的感应吗?”殷苏苏小声地问她。 说来也怪,这次进入剑冢所遇上的所有剑器都一番死然不动的样子。 按理说,剑器对于感觉合适的主人,会有轻微的颤鸣,拔出时轻而易举。若是沉甸不动,则说明无意。上次前来几乎路遇的剑都试图于邀请殷九,只是殷九有了感应便不理会。 这次如果是殷苏苏经过,剑器就会发颤,但只要殷九过去,立刻死寂。 气得殷九不信邪,但又不敢轻易去试图拔这些普通的剑,一旦拔出,基本就只能和它签订契约。而像是所谓感应与召唤,殷九也没有捕捉到。 顿时心情就有些不太好。 这次她不会因为重生的缘故连一把剑也不愿和她签订契约吧? 偏偏团子还在那里真的疑惑:“为什么一把剑也不理你呢?殷九,会不会因为你有了剑。” 不可能。她之前已经死了,和残歌的契约自然也就解除,这具身体上除了和团子的外并无其他契约。所以究竟是怎么回事…… “苏苏,我觉得这里有点可怕欸……”宋绫子努力地搓手哈气试图取暖。 越往山窟里走,凉意就越发明显,周围的缠绕生长的藤叶上也凝结着一层霜。旁边的石壁缝隙间是密的不透光的苔藓,一簇簇的贴在那里。 脚底并不是平坦的土地,而是铺满了各种形状古怪的碎石子,踩在上面咯吱地响,令人不禁毛骨悚然。 “要不——我们别进去了吧……”宋绫子纠结万分,她只是想先陪着苏苏找到她的剑器,没想到在这么可怕的地方里,有点胆怯。 殷苏苏心中也很慌乱,但是又肯定有什么东西在呼唤她,让她暂时摆脱掉了恐惧:“绫子……你们可以先在这里等我,我、我马上就出来……” 令团子意外的是,殷九这次便真的呆在了原地。 “奇怪什么,开启神剑的任务不应该由气运之女来做?我去又没有办法。”殷九使劲捏了团子一下,肉乎乎的感觉还不错。 “那……你怎么办啊?”被捏了团子也没有生气,而是想到殷九这样奇怪的情况,忍不住悄悄问她。 殷九眉眼一抬,粲然一笑:“担心我啊?不念叨苏苏了?” “胡说!我是同情你!苏苏有神剑拿你却一把剑也没有——” 殷九略垂下目光,视线在乱石间游走:“怕什么,该来的总会来,我在魔界那么多年可不是单凭一把剑的。” 可现在也不在魔界啊,团子嘀咕着。 殷苏苏进去大概有了一刻钟。 “苏苏她……不会有事吧……”宋绫子开始坐立不安。而对面的殷九依旧不咸不淡的样子靠在一块大石头旁边,甚至开始打坐。 这让宋绫子也怀疑自己自己是不是想多了,剑冢里怎么会出什么事。 而这时突然间,咔嚓——一声仿佛是开启的机关,充斥空间。 紧接着整个山洞开始晃动,地表开始崩裂,大小不一的石块纷纷扬扬从头顶上砸落,弥散的尘土直呛得人咳嗽。只听得“铮”一下强烈地嗡鸣...

免费获得金币
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
本月得到红花: 本月排名: [红花榜]
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,登录 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: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,自动得到1朵红花
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
本月得到打赏:看书币 本月排名: [打赏榜]
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,登录 后才可以打赏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