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追书网  繁体版  手机阅读

综合

黑金继承人

黑金继承人
更新时间:2021-04-20
逼格简介: [非系统] 种族、信仰、秘斗、谜团。 斗气魔法。机械降神。黑金银翼。 黑色燕尾服的老绅士于狂风暴雨之中走下了礼车,微笑着说:“您好,继承人。” 原来,命运早在一切开始之前就已埋下伏笔。 青穹之下是盛大的宿命,于是一段不怎么靠谱的继承者传说就此展开…… (ps:本文又名《卖水管子的小男孩》、《异界玩梗大师》)杜月明一愣,他先是吞咽了一下口水,然后眉毛一挑说:“这个当然是要的。必须洗!” 像生怕南烛改口似的,杜月明以毫不逊色于南烛的速度脱衣服跳了下去,如此之迅捷令南烛都有些瞠目结舌。 这种时候,经验丰富的杜月明当然不会傻乎乎的问“这...
本站郑重提醒:本故事纯属虚构,切勿模仿!
  • 作品分类:斗气升级
  • 授权状态:没有授权
  • 写作进程:已完结
  • 总 字 数:0
  • 总 点 击:438
  • 本月点击:438
  • 本周点击:438
  • 总 红 花:0
  • 本月红花:0
  • 本月打赏:0
  • 总 打 赏:0
作者名:闲贤咸 了解作者,进入他的首页
他的其他作品:(本)所有作品>>

目录 阅读
放入书架
放入桌面
您上次阅读到:
分享到:

更新说明更新时间:2021-04-20

杜月明一愣,他先是吞咽了一下口水,然后眉毛一挑说:“这个当然是要的。必须洗!” 像生怕南烛改口似的,杜月明以毫不逊色于南烛的速度脱衣服跳了下去,如此之迅捷令南烛都有些瞠目结舌。 这种时候,经验丰富的杜月明当然不会傻乎乎的问“这样合适吗?”之类的话。 当然入水后,杜月明也并没有太过分,他和南烛之间是隔着一定距离的,这个距离不远不近,让两个人都比较舒服。 “你还挺真实的。”杜月明这举动让南烛不禁说道,不过杜月明虽然很真实,但他实际上还是比较规矩的,从他主动拉开一定距离就看得出来,这一点让南烛感觉不错。 “那必须的。”杜月明认真道,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。 南烛潜了下去,她开始认真清洗身体,她讨厌关于暗血种的一切,所以身上沾染的暗血必须彻底清洗干净才行。杜月明这边也是开始用手清理身上的污秽了。 清凉的湖水很快就荡除了污秽,而两人之间就像是月色一样朦胧。 这是血月带来的朦胧,在这样的背景下,所沉淀的一些东西就显得比较复杂,各自的命运,永无休止的战争,他们所要背负的比任何一个时代都要多。 “你……”杜月明有些欲言又止。 南烛面对着他,两人现在的距离在一米左右,她说:“你想要说什么?” “额……”杜月明犹豫了一会儿最终开口,“我记得你之前和我说过,我要是比你先解决对手,是会有奖励什么的吧。” 虽然杜月明能快速击退库凡完全是凭借着好兄弟方德林,但跳过这过程从结果上来看,他确实是做到了。 南烛想了想,她似乎也是没有否认这一点,她笑着说:“那你想要什么奖励呢?” “我想……”杜月明虽然脸皮很厚,但这种话感觉还是有些难以开口。 “我知道你想要什么。”南烛直接游了上来。 两人已在咫尺,水面之下,甚至于可以感受到彼此的温度。 杜月明发觉自己的呼吸非常非常的重,他很渴,他仿佛在燃烧。 南烛的两条藕臂从湖面之下伸了出来,她的一双玉手落到了杜月明的脖子上,她做的一件事情就是,将杜月明脖子上的紫色项坠给解了下来。南烛轻轻一丢,乖离化身的紫色项坠便落到了岸上。 项坠之上光芒一阵闪烁,乖离瞬间化作了猫形态,它银灰色的眼眸之中闪烁着愤怒的光芒,它不满道:“你把我扔上来是什么意思?” 南烛并不理会乖离,她拥住了杜月明,然后与之亲吻,这一切太过突然,杜月明近乎本能的迎接。 杜月明这边缠绵悱恻,这种时候,他自然也是无法顾及到乖离的感受的。 所以即便是乖离气得在岸上打滚,也没有人管它。 真可怜啊。 过了许久,两人才气喘吁吁的分开,冰凉的湖水之中,有所依靠的是彼此的温度。 杜月明这个家伙坏得很,拥吻的时候他很不老实,一只手不自觉地就按到了很柔软的地方,她出奇的没有抗拒,那修长的睫毛扑扑闪闪的,不断有晶莹的水珠从湿漉漉的乌发上滴落,于是湖面上那小小的涟漪一...

更新时间:2021-04-20

 杜月明一愣,他先是吞咽了一下口水,然后眉毛一挑说:“这个当然是要的。必须洗!” 像生怕南烛改口似的,杜月明以毫不逊色于南烛的速度脱衣服跳了下去,如此之迅捷令南烛都有些瞠目结舌。 这种时候,经验丰富的杜月明当然不会傻乎乎的问“这样合适吗?”之类的话。 当然入水后,杜月明也并没有太过分,他和南烛之间是隔着一定距离的,这个距离不远不近,让两个人都比较舒服。 “你还挺真实的。”杜月明这举动让南烛不禁说道,不过杜月明虽然很真实,但他实际上还是比较规矩的,从他主动拉开一定距离就看得出来,这一点让南烛感觉不错。 “那必须的。”杜月明认真道,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。 南烛潜了下去,她开始认真清洗身体,她讨厌关于暗血种的一切,所以身上沾染的暗血必须彻底清洗干净才行。杜月明这边也是开始用手清理身上的污秽了。 清凉的湖水很快就荡除了污秽,而两人之间就像是月色一样朦胧。 这是血月带来的朦胧,在这样的背景下,所沉淀的一些东西就显得比较复杂,各自的命运,永无休止的战争,他们所要背负的比任何一个时代都要多。 “你……”杜月明有些欲言又止。 南烛面对着他,两人现在的距离在一米左右,她说:“你想要说什么?” “额……”杜月明犹豫了一会儿最终开口,“我记得你之前和我说过,我要是比你先解决对手,是会有奖励什么的吧。” 虽然杜月明能快速击退库凡完全是凭借着好兄弟方德林,但跳过这过程从结果上来看,他确实是做到了。 南烛想了想,她似乎也是没有否认这一点,她笑着说:“那你想要什么奖励呢?” “我想……”杜月明虽然脸皮很厚,但这种话感觉还是有些难以开口。 “我知道你想要什么。”南烛直接游了上来。 两人已在咫尺,水面之下,甚至于可以感受到彼此的温度。 杜月明发觉自己的呼吸非常非常的重,他很渴,他仿佛在燃烧。 南烛的两条藕臂从湖面之下伸了出来,她的一双玉手落到了杜月明的脖子上,她做的一件事情就是,将杜月明脖子上的紫色项坠给解了下来。南烛轻轻一丢,乖离化身的紫色项坠便落到了岸上。 项坠之上光芒一阵闪烁,乖离瞬间化作了猫形态,它银灰色的眼眸之中闪烁着愤怒的光芒,它不满道:“你把我扔上来是什么意思?” 南烛并不理会乖离,她拥住了杜月明,然后与之亲吻,这一切太过突然,杜月明近乎本能的迎接。 杜月明这边缠绵悱恻,这种时候,他自然也是无法顾及到乖离的感受的。 所以即便是乖离气得在岸上打滚,也没有人管它。 真可怜啊。 过了许久,两人才气喘吁吁的分开,冰凉的湖水之中,有所依靠的是彼此的温度。 杜月明这个家伙坏得很,拥吻的时候他很不老实,一只手不自觉地就按到了很柔软的地方,她出奇的没有抗拒,那修长的睫毛扑扑闪闪的,不断有晶莹的水珠从湿漉漉的乌发上滴落,于是湖面上那小小的涟漪一...

免费获得金币
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
本月得到红花: 本月排名: [红花榜]
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,登录 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: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,自动得到1朵红花
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
本月得到打赏:看书币 本月排名: [打赏榜]
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,登录 后才可以打赏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