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追书网  繁体版  手机阅读

综合

穿书之绿茶她香且软

穿书之绿茶她香且软
更新时间:2020-10-19
#古代绿茶x的自我修养 #甜甜甜 作者不正经一句话文案: 喝最烈的酒,睡最冷的男人。 作者正经一句话: 这里有爱情,有权谋,有成长…… 女主版文案: 绿茶x是男主身边最善解人意的解语花又怎样?还不是被女主干翻?霍水儿看书看得苏爽,一朝穿书,成了被干翻的绿茶…… 为了不被凌迟处死,她努力做好解语花,温柔又柔情似水,等着男主一朝登基厌弃自己。自己好去包养小奶狗,走上人生巅峰…… 可是……这个冷酷无情的男人,怎么突然成了绕指柔? 男主版文案: 季渊是先皇后之子,继后养子,一出生就被封为太子,身份尊贵,他身边一直有一个女人,温柔体贴,善...
本站郑重提醒:本故事纯属虚构,切勿模仿!
  • 作品分类:女生小说
  • 授权状态:没有授权
  • 写作进程:已完结
  • 总 字 数:0M
  • 总 点 击:
  • 本月点击:
  • 本周点击:
  • 总 红 花:1487
  • 本月红花:11
  • 本月打赏:100
  • 总 打 赏:10.27万
作者名:佾舞生 了解作者,进入他的首页
他的其他作品:(本)所有作品>>

作者标签:爽文  扮猪吃虎  暧昧  

目录 阅读
放入书架
放入桌面
您上次阅读到:第三章 降龙伏虎 第二节 飞龙在天
分享到:

第一百三十三章 谈判(上)更新时间:2020-10-19

苏玉醒来时,一身酸痛绵软,提不起力气来,眼睛上像是蒙了块黑布,只是质量不是很好,她甚至能依稀看到外面隐隐约约的光亮。 手被反绑在身后,她稍微挣扎了一下,更紧了。 索性靠着身后的柱子,一动不动,想慢慢恢复一些体力。 她被绑架了,她知道,从被捂住口鼻的时候往后拖的时候,她就知道那伙人终于按捺不住了。 只是不知道昀庭有没有发现自己不见了。 她轻轻皱了皱眉,她听见了悉悉索索的脚步声。 “吱呀。”像是门被打开的声音。 眼前的光亮更明显了一点,隐隐绰绰有两个人影,只是她也不敢乱动,怕招来杀身之祸。 那两个人像是根本不想管她有没有醒,自顾自得说话。 先开口的是个粗犷沙哑的男声,“大哥,你说这个小娘们儿是惹了谁的不痛快啊?京城离我们这么远,非要杀了她不可?” 京城?苏玉敏锐得捕捉到了这个字眼,京城有人要杀自己,为什么? “拿人钱财,替人消灾。那些豪门里的腌臜事多了去了,那些官夫人官小姐不比我们这些土匪流寇良善多少。”说话的应该是被称作大哥的男子,他冷冷得回答道,又好像带了几分教诲的语气。 “老三,你要知道,越是那些繁华富庶的,越脏!” “大哥,你说那些人奇不奇怪,自己绑的人,偏偏让我们来杀。”老三撇了撇嘴,很不理解的样子,“这不是脱了裤子***——多此一举嘛!” “想必是怕留下什么把柄,叫官府的人知道吧。”他分析了一下,然后满不在乎得说,“我们兄弟都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人,还真不怕官府知道是我们兄弟杀的人。” “到底是哪家人物,***还杀得这么复杂?”老三纳闷得说。 他轻轻笑了笑,“听说是这小娘们儿未婚夫的情人。”说罢摇了摇头,“这些贵人,心都脏!” 苏玉听得纳闷,未婚夫的情人?季渊的情人? 老三一时听乐了,倒也没多说什么。 老大摩挲了一下胡子拉碴的下巴,咯得手疼,真是该剃剃胡子了。 他掏出一把光洁的匕首,在火上烤了烤,就这么刮起来。 那寒光被折***一下,闪了苏玉一眼,她吓得一瑟缩。 老三一眼瞥见,扯下她眼睛上的布条,饶是刚刚有朦胧的***,还是叫苏玉忍不住撇头过去躲避这强光。 “啧,你这娘们儿,原来早就醒了。”他蹲在苏玉面前,打量着她,“刚刚是在偷听我俩说话吧?你说你们这种贵族家庭的小姐,怎么还会听壁角呢?” “你们自己要说,还怪别人生了耳朵不成?”苏玉也不示弱,恶狠狠得盯着他。 “脾气还挺倔,不过,你都要死了,知道一点谁想杀自己,倒也算做个清醒明白的鬼了。” “嘿嘿,就是这么漂亮的小娘们儿,真是可惜了。”他笑着看着苏玉,少女身材曼妙,肤如凝脂,这会子离得近了,还有一点点若有若无的香味往他鼻子里钻,像是中药的味道。 “不如,也让我老三,松快松快。” “老三!不准坏了规矩。”老大训斥道。从前拜了山门,就对着皇天后...

更新时间:2020-10-19

 苏玉醒来时,一身酸痛绵软,提不起力气来,眼睛上像是蒙了块黑布,只是质量不是很好,她甚至能依稀看到外面隐隐约约的光亮。 手被反绑在身后,她稍微挣扎了一下,更紧了。 索性靠着身后的柱子,一动不动,想慢慢恢复一些体力。 她被绑架了,她知道,从被捂住口鼻的时候往后拖的时候,她就知道那伙人终于按捺不住了。 只是不知道昀庭有没有发现自己不见了。 她轻轻皱了皱眉,她听见了悉悉索索的脚步声。 “吱呀。”像是门被打开的声音。 眼前的光亮更明显了一点,隐隐绰绰有两个人影,只是她也不敢乱动,怕招来杀身之祸。 那两个人像是根本不想管她有没有醒,自顾自得说话。 先开口的是个粗犷沙哑的男声,“大哥,你说这个小娘们儿是惹了谁的不痛快啊?京城离我们这么远,非要杀了她不可?” 京城?苏玉敏锐得捕捉到了这个字眼,京城有人要杀自己,为什么? “拿人钱财,替人消灾。那些豪门里的腌臜事多了去了,那些官夫人官小姐不比我们这些土匪流寇良善多少。”说话的应该是被称作大哥的男子,他冷冷得回答道,又好像带了几分教诲的语气。 “老三,你要知道,越是那些繁华富庶的,越脏!” “大哥,你说那些人奇不奇怪,自己绑的人,偏偏让我们来杀。”老三撇了撇嘴,很不理解的样子,“这不是脱了裤子***——多此一举嘛!” “想必是怕留下什么把柄,叫官府的人知道吧。”他分析了一下,然后满不在乎得说,“我们兄弟都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人,还真不怕官府知道是我们兄弟杀的人。” “到底是哪家人物,***还杀得这么复杂?”老三纳闷得说。 他轻轻笑了笑,“听说是这小娘们儿未婚夫的情人。”说罢摇了摇头,“这些贵人,心都脏!” 苏玉听得纳闷,未婚夫的情人?季渊的情人? 老三一时听乐了,倒也没多说什么。 老大摩挲了一下胡子拉碴的下巴,咯得手疼,真是该剃剃胡子了。 他掏出一把光洁的匕首,在火上烤了烤,就这么刮起来。 那寒光被折***一下,闪了苏玉一眼,她吓得一瑟缩。 老三一眼瞥见,扯下她眼睛上的布条,饶是刚刚有朦胧的***,还是叫苏玉忍不住撇头过去躲避这强光。 “啧,你这娘们儿,原来早就醒了。”他蹲在苏玉面前,打量着她,“刚刚是在偷听我俩说话吧?你说你们这种贵族家庭的小姐,怎么还会听壁角呢?” “你们自己要说,还怪别人生了耳朵不成?”苏玉也不示弱,恶狠狠得盯着他。 “脾气还挺倔,不过,你都要死了,知道一点谁想杀自己,倒也算做个清醒明白的鬼了。” “嘿嘿,就是这么漂亮的小娘们儿,真是可惜了。”他笑着看着苏玉,少女身材曼妙,肤如凝脂,这会子离得近了,还有一点点若有若无的香味往他鼻子里钻,像是中药的味道。 “不如,也让我老三,松快松快。” “老三!不准坏了规矩。”老大训斥道。从前拜了山门,就对着皇天后...

免费获得金币
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
本月得到红花: 本月排名: [红花榜]
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,登录 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: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,自动得到1朵红花
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
本月得到打赏:看书币 本月排名: [打赏榜]
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,登录 后才可以打赏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