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追书网  繁体版  手机阅读

综合

快穿后我成了人生赢家

快穿后我成了人生赢家
更新时间:2020-11-26
言时其实只是一个有一丢丢小马甲的快乐肥宅,拿个外卖滚了楼梯就被拉去快穿了。 大佬总是容易黑化怎么办,在线等,挺急的!言时一怔,随即又想起什么,婉然浅笑,轻声道,“好。” 不久,太医来给言时诊脉,时而皱眉时而惊讶,看得太后眉心急跳,好几次想开口问怎么样了,但最终都忍下来了。 倒是一旁的银面将军,见太医变换的脸色,心下微紧,周身的气息不由自主地变冷,气压不断往下降。 太医感受到一道冰冷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,甚是骇人,把脉的手也微微颤抖。 言时明显感觉到,太医的害怕,也明白是怎么回事,但她不点明,直接开口询问太医,“如何?” 太医看了看言时的气色,思索着,抬手捋了捋...
本站郑重提醒:本故事纯属虚构,切勿模仿!
  • 作品分类:架空穿越
  • 授权状态:没有授权
  • 写作进程:已完结
  • 总 字 数:0M
  • 总 点 击:
  • 本月点击:
  • 本周点击:
  • 总 红 花:1487
  • 本月红花:11
  • 本月打赏:100
  • 总 打 赏:10.27万
作者名:超级暴躁喵 了解作者,进入他的首页
他的其他作品:(本)所有作品>>

作者标签:爽文  扮猪吃虎  暧昧  

目录 阅读
放入书架
放入桌面
您上次阅读到:第三章 降龙伏虎 第二节 飞龙在天
分享到:

俺又要请假了~更新时间:2020-11-26

言时一怔,随即又想起什么,婉然浅笑,轻声道,“好。” 不久,太医来给言时诊脉,时而皱眉时而惊讶,看得太后眉心急跳,好几次想开口问怎么样了,但最终都忍下来了。 倒是一旁的银面将军,见太医变换的脸色,心下微紧,周身的气息不由自主地变冷,气压不断往下降。 太医感受到一道冰冷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,甚是骇人,把脉的手也微微颤抖。 言时明显感觉到,太医的害怕,也明白是怎么回事,但她不点明,直接开口询问太医,“如何?” 太医看了看言时的气色,思索着,抬手捋了捋下巴处的胡须,“夫人的身子体质很弱,但最近恢复地不错,若是继续保持下去,是能够恢复好的。只是......” “只是什么?” 不等当事人开口,太后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知道,抢先一步问了。 太医显得有些纠结,不知道当讲不当讲。 “说。” 黎靖屿皱了皱眉,显然已经不耐烦了,嗓音带着寒意。 “夫人体寒,恐怕是......难以孕育子嗣。” 太医额头猛地冒冷汗,毕竟这银面将军和夫人正新婚,他就说夫人不能孕嗣,实在是...... 言时眸光微闪,神色微顿,缓缓地眨了一下眼,似是没听明白,又似是无所谓。 黎靖屿神色似乎也并无变化,只是面具之下瞳孔微缩,幽暗得眸子此时沉如黑墨,掀起波涛汹涌。 盯着太医的眼神寒若入骨。 而太后则是震惊不已,快速地瞥了一眼自家外甥女,看她神情自若,似是还没听懂太医在说什么,太后内心更心疼这孩子了。 颤抖的手指着太医,神色不怒自威,语气充满了不敢置信和。 “你再说一遍!?” “回、回禀太后,将军夫人体寒较严重,可能往后都难、难以怀上....子嗣。” 太医说完抹了一把额间处的冷汗,天知道盯着两道要***的视线有多煎熬!! 太后愣在原地,旁边的刘嬷嬷连忙安抚她,生怕她情绪太过激动而伤了身子。 黎靖屿则是紧紧地盯着南筱筱,看她面无表情,眼神却有些散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,牵着她的手下意识地收紧,似是安抚一般。 他此刻不知该说些什么,薄凉的唇瓣紧紧抿在一起,几乎成了一条直线。 相比于另外两个人,言时本尊的反应倒是淡定多了。 “可还有治疗的法子?” 语气十分平静,就好像刚才太医说的只是她不暂时不能喝水一般。 话音一落,太医又受到了两道死亡凝视。 “夫人这是先天体寒,治愈的可能或许很小......但是——” 太医顿了顿,思索了几秒后,又道,“若是每日服用药物的话,或许还是有可能怀孕的。” 太医的话,让在场的三个人都忍不住在心里缓了一口气,当然不包括言时。 “只是——” 太后刚松的一口气又提了上来,“只是什么?!有话你就一次性说完,说话这么大喘气,哀家这心可受不了了。”。 “是是是......”

更新时间:2020-11-26

 言时一怔,随即又想起什么,婉然浅笑,轻声道,“好。” 不久,太医来给言时诊脉,时而皱眉时而惊讶,看得太后眉心急跳,好几次想开口问怎么样了,但最终都忍下来了。 倒是一旁的银面将军,见太医变换的脸色,心下微紧,周身的气息不由自主地变冷,气压不断往下降。 太医感受到一道冰冷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,甚是骇人,把脉的手也微微颤抖。 言时明显感觉到,太医的害怕,也明白是怎么回事,但她不点明,直接开口询问太医,“如何?” 太医看了看言时的气色,思索着,抬手捋了捋下巴处的胡须,“夫人的身子体质很弱,但最近恢复地不错,若是继续保持下去,是能够恢复好的。只是......” “只是什么?” 不等当事人开口,太后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知道,抢先一步问了。 太医显得有些纠结,不知道当讲不当讲。 “说。” 黎靖屿皱了皱眉,显然已经不耐烦了,嗓音带着寒意。 “夫人体寒,恐怕是......难以孕育子嗣。” 太医额头猛地冒冷汗,毕竟这银面将军和夫人正新婚,他就说夫人不能孕嗣,实在是...... 言时眸光微闪,神色微顿,缓缓地眨了一下眼,似是没听明白,又似是无所谓。 黎靖屿神色似乎也并无变化,只是面具之下瞳孔微缩,幽暗得眸子此时沉如黑墨,掀起波涛汹涌。 盯着太医的眼神寒若入骨。 而太后则是震惊不已,快速地瞥了一眼自家外甥女,看她神情自若,似是还没听懂太医在说什么,太后内心更心疼这孩子了。 颤抖的手指着太医,神色不怒自威,语气充满了不敢置信和。 “你再说一遍!?” “回、回禀太后,将军夫人体寒较严重,可能往后都难、难以怀上....子嗣。” 太医说完抹了一把额间处的冷汗,天知道盯着两道要***的视线有多煎熬!! 太后愣在原地,旁边的刘嬷嬷连忙安抚她,生怕她情绪太过激动而伤了身子。 黎靖屿则是紧紧地盯着南筱筱,看她面无表情,眼神却有些散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,牵着她的手下意识地收紧,似是安抚一般。 他此刻不知该说些什么,薄凉的唇瓣紧紧抿在一起,几乎成了一条直线。 相比于另外两个人,言时本尊的反应倒是淡定多了。 “可还有治疗的法子?” 语气十分平静,就好像刚才太医说的只是她不暂时不能喝水一般。 话音一落,太医又受到了两道死亡凝视。 “夫人这是先天体寒,治愈的可能或许很小......但是——” 太医顿了顿,思索了几秒后,又道,“若是每日服用药物的话,或许还是有可能怀孕的。” 太医的话,让在场的三个人都忍不住在心里缓了一口气,当然不包括言时。 “只是——” 太后刚松的一口气又提了上来,“只是什么?!有话你就一次性说完,说话这么大喘气,哀家这心可受不了了。”。 “是是是......”

免费获得金币
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
本月得到红花: 本月排名: [红花榜]
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,登录 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: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,自动得到1朵红花
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
本月得到打赏:看书币 本月排名: [打赏榜]
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,登录 后才可以打赏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