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追书网  繁体版  手机阅读

综合

长安十年之野娇娘

长安十年之野娇娘
更新时间:2020-11-28
你说临溪有卧鹿,城上有佳人, 最后鹿饮尽了水,人覆了城。 沈家惨遭灭门,沈思清死了,活下来的是娇娘。 娇娘隐姓埋名。纵使心有怨恨,却无奈报仇无门。 那日娇娘惊鸿一曲,乱了独孤长野的心,从此一发不可收拾。 “阿野,你来了。” “娇娘,若我能早些遇见你……” “又如何呢?依旧会发生,你是认为,那是非不分的狗皇帝会放过沈家?哦,对了,他也是你的父皇。” “阿野,你要去跟那狗皇帝告密吗?你想看着我去死吗?嗯?”小厮将娇娘带到了一座茶楼里,小厮推开雅间的门,娇娘迈步进去,小厮便关好了门,守在了门口。 雅间里只有独孤觉予一个人,坐在那张椅子上,...
本站郑重提醒:本故事纯属虚构,切勿模仿!
  • 作品分类:古代言情
  • 授权状态:没有授权
  • 写作进程:已完结
  • 总 字 数:0M
  • 总 点 击:
  • 本月点击:
  • 本周点击:
  • 总 红 花:1487
  • 本月红花:11
  • 本月打赏:100
  • 总 打 赏:10.27万
作者名:绝非池鱼. 了解作者,进入他的首页
他的其他作品:(本)所有作品>>

作者标签:爽文  扮猪吃虎  暧昧  

目录 阅读
放入书架
放入桌面
您上次阅读到:第三章 降龙伏虎 第二节 飞龙在天
分享到:

第二十四章 好狗更新时间:2020-11-28

小厮将娇娘带到了一座茶楼里,小厮推开雅间的门,娇娘迈步进去,小厮便关好了门,守在了门口。 雅间里只有独孤觉予一个人,坐在那张椅子上,悠哉悠哉的细细品着茶。 娇娘站在他的对面,双手交握,她看不真切他的心思,这副闲散的模样,倒像是一条蛰伏的毒蛇。 “坐。” 独孤觉予看了她一眼,替她倒了一杯茶,放到了他的对面。 娇娘看了一眼那杯茶,走到他的对面坐下,只是并没有伸手碰那杯茶。 独孤觉予嗤笑一声。 “怎么?怕我给你下毒?” 娇娘看着独孤觉予的脸,温柔的笑了笑。 “怎么会呢?” 说完,她端起面前的茶杯,小酌了一口。 “听说你去找了李尚书?” 独孤觉予倪了她一眼,低头把玩着手中的玉佩。 娇娘看到了他手里的玉佩,心里虽惊讶,面上却不露声色,这块玉佩跟独孤长野给她那块是一样的,只是此时它不应该在那个小厮那里吗? “李尚书是我已逝父亲的挚交,我代我父亲去探望一下。” “哦?是吗?” 娇娘看着独孤觉予,点头。 “是。” 独孤觉予看着娇娘的眸子,失笑。 “那我便要问问你了,你那逝去的父亲所谓何人?竟与李尚书是挚交。” “我父亲…名叫沈琅。” 娇娘垂下眼眸,轻声开口。 独孤觉予喝茶的动作一顿,显然没料到她如此轻松的就道出了自己的身世。 这一下子,空气仿佛都安静了。 “三皇子还有事吗?无事的话,娇娘便先离开了。” “且慢。” 娇娘起身的动作被独孤觉予出声打断。 “为何你会,搬出满春院?” “长野不再来寻我,我也不知他在了哪里。满春院,也没有让我留恋的东西了。” 娇娘视线漂浮,不知她看向何处。 “你与长卿,不是亲如姐妹吗?” 娇娘轻轻点头。 “是,所以我不愿再麻烦她。” 看着娇娘对她毫无防备的模样,此刻的独孤觉予倒觉得是否是自己多虑了。 可是一想到这个无知的女人去当铺当了皇兄的玉佩,他就不住有些恼火。 何况,这个女人的家门是他们的父皇灭的,即使他心里知道这个女人有多委屈,明白一向公正清廉的沈太尉,不会干出造反的事。 但奈何沈家功高盖主,深得民心。 他在担心,这个女人会利用他的皇兄,替沈家报仇。 长卿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,而在长卿身边的女人,也一定不会简单。。 不过今日的谈话,倒是让他稍微放心了些。

更新时间:2020-11-28

 小厮将娇娘带到了一座茶楼里,小厮推开雅间的门,娇娘迈步进去,小厮便关好了门,守在了门口。 雅间里只有独孤觉予一个人,坐在那张椅子上,悠哉悠哉的细细品着茶。 娇娘站在他的对面,双手交握,她看不真切他的心思,这副闲散的模样,倒像是一条蛰伏的毒蛇。 “坐。” 独孤觉予看了她一眼,替她倒了一杯茶,放到了他的对面。 娇娘看了一眼那杯茶,走到他的对面坐下,只是并没有伸手碰那杯茶。 独孤觉予嗤笑一声。 “怎么?怕我给你下毒?” 娇娘看着独孤觉予的脸,温柔的笑了笑。 “怎么会呢?” 说完,她端起面前的茶杯,小酌了一口。 “听说你去找了李尚书?” 独孤觉予倪了她一眼,低头把玩着手中的玉佩。 娇娘看到了他手里的玉佩,心里虽惊讶,面上却不露声色,这块玉佩跟独孤长野给她那块是一样的,只是此时它不应该在那个小厮那里吗? “李尚书是我已逝父亲的挚交,我代我父亲去探望一下。” “哦?是吗?” 娇娘看着独孤觉予,点头。 “是。” 独孤觉予看着娇娘的眸子,失笑。 “那我便要问问你了,你那逝去的父亲所谓何人?竟与李尚书是挚交。” “我父亲…名叫沈琅。” 娇娘垂下眼眸,轻声开口。 独孤觉予喝茶的动作一顿,显然没料到她如此轻松的就道出了自己的身世。 这一下子,空气仿佛都安静了。 “三皇子还有事吗?无事的话,娇娘便先离开了。” “且慢。” 娇娘起身的动作被独孤觉予出声打断。 “为何你会,搬出满春院?” “长野不再来寻我,我也不知他在了哪里。满春院,也没有让我留恋的东西了。” 娇娘视线漂浮,不知她看向何处。 “你与长卿,不是亲如姐妹吗?” 娇娘轻轻点头。 “是,所以我不愿再麻烦她。” 看着娇娘对她毫无防备的模样,此刻的独孤觉予倒觉得是否是自己多虑了。 可是一想到这个无知的女人去当铺当了皇兄的玉佩,他就不住有些恼火。 何况,这个女人的家门是他们的父皇灭的,即使他心里知道这个女人有多委屈,明白一向公正清廉的沈太尉,不会干出造反的事。 但奈何沈家功高盖主,深得民心。 他在担心,这个女人会利用他的皇兄,替沈家报仇。 长卿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,而在长卿身边的女人,也一定不会简单。。 不过今日的谈话,倒是让他稍微放心了些。

免费获得金币
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
本月得到红花: 本月排名: [红花榜]
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,登录 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: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,自动得到1朵红花
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
本月得到打赏:看书币 本月排名: [打赏榜]
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,登录 后才可以打赏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