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追书网  繁体版  手机阅读

综合

亲爱的,律师先生

亲爱的,律师先生
更新时间:2020-10-20
时筝收到了前男友发来的律师函,内容竟然是要求她履行夫妻义务。她将律师函扔在傅战面前:“我不记得咱俩结过婚。”傅战慢条斯理地拿出两本红色的结婚证。 时筝脸色变了又变,欲言又止地开口:“我怀疑你有妄想症,且严重影响到了你的行为。”傅战:“……”他意味深长地看了时筝一眼,挑眉:“那正好,你是心理咨询师,我需要你辅助我治疗,治疗期限是……一辈子。”后来在一次访谈节目中,主持人问时筝:“你是怎么做到让傅总这么爱你的?”时筝眨了眨眼睛,挑眉:“我养宠物?高级贵宾犬。”晚上回到家,时筝被某大佬逼问:“听说你养了你一条贵宾犬?恩?”时筝心虚地看着逼近的某大佬:“老公,我错了。”时筝哭笑不得,她什么时候结...
本站郑重提醒:本故事纯属虚构,切勿模仿!
  • 作品分类:现代言情
  • 授权状态:没有授权
  • 写作进程:已完结
  • 总 字 数:0M
  • 总 点 击:
  • 本月点击:
  • 本周点击:
  • 总 红 花:1487
  • 本月红花:11
  • 本月打赏:100
  • 总 打 赏:10.27万
作者名:夜嘉宝 了解作者,进入他的首页
他的其他作品:(本)所有作品>>

作者标签:爽文  扮猪吃虎  暧昧  

目录 阅读
放入书架
放入桌面
您上次阅读到:第三章 降龙伏虎 第二节 飞龙在天
分享到:

第22章做自己的女王更新时间:2020-10-20

时筝哭笑不得,她什么时候结婚了? 她怎么不知道? 这封律师函她是被告,而原告竟然是……傅战! 时筝震惊了,无比震惊。 她跟他又不是夫妻关系,履行什么夫妻义务?! 还给她发律师函?!! 非要说她和傅战有什么关系的话,用当***行的一个词语总结,那就是:前任。 她和他绝对没有结婚。她也不可能嫁给他。夫妻义务更是无稽之谈。 时筝并不打算理会男人的抽风,然而临近下班的时候,她收到了傅战送来花,一束百元大钞折叠而成的花束——散发着浓浓的土豪气息的“有钱花,随便花”。 又是律师函又是送钱,这男人想干么?! 时筝的小脾气彻底被引爆了,她拿起塑料袋套上那束***折成的花束就去找了傅战。 那像是吃了炸药的架势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扛着炸药包要去炸碉堡。 时筝是在一家名叫“君尙”的高档会所找到傅战的,她怒气冲冲地推开包厢门时,脚步顿住了。 只见,包厢里,傅战双腿交叠,坐在沙发上,一只手搭在沙发上,另一只手拿着酒杯,姿态十分随意。 他浑身散发出来的逼人气势却让人不容忽视,那是与生俱来的上位者气息。 名贵的纯手工黑色衬衫尽显尊贵,同色系的黑色西裤勾勒出他修长的腿。 整个人单是坐在那里,就像是一副被时光优待的画卷。 男人傅战周围环绕着两三个美女,个个端着酒杯,似乎是在献殷勤,只是男人脸上的表情淡而冷。 时筝微楞了一下,然后脸上带着浓浓的笑意:“真是不好意思啊,看来,我来的不是时候啊,打扰你的好事了。” 漫不经心的语气带着几分吊儿郎当的态度,不好意思倒是没看出,反而更像是在说“我就是故意的,你能怎么地”。 傅战看着突然出现的时筝,原本清冷的眸子有了温度,眸底闪过一抹亮光,淡然开口:“找我的?” “傅先生,我是来还东西的,麻烦借一步说话。”时筝开口,语气要多疏离就有多疏离,要多么客气就有多么客气。 那束***折成的花里有张卡片,卡片上清楚地写了会所地址,以及包厢号。正因为如此,她才能找到这里。所以,既然留下地址,不就是想引她出现吗?那这会儿表现出一副惊讶的样子给谁看呢? 时筝将手中的“有钱花”举了起来,提醒着男人:“傅先生这花送错人了,我来还给你。” 傅战看着女人手中提着的***,还没来得及说什么,就看到时筝朝着他走了过来。 时筝看男人没动弹,是打算走到男人身边,将花扔给男人的。只不过,她没还走到男人身边,就听到男人意味深长地开口:“想让我收回这束花,不是不可以……” 男人的声音透着一股子……欠揍! 时筝冷笑:“傅先生,这是要跟我谈条件?” 傅战眼挑眉,唇角勾起一抹邪魅:“怎样?如果你不敢应我的话,那就……”

更新时间:2020-10-20

 时筝哭笑不得,她什么时候结婚了? 她怎么不知道? 这封律师函她是被告,而原告竟然是……傅战! 时筝震惊了,无比震惊。 她跟他又不是夫妻关系,履行什么夫妻义务?! 还给她发律师函?!! 非要说她和傅战有什么关系的话,用当***行的一个词语总结,那就是:前任。 她和他绝对没有结婚。她也不可能嫁给他。夫妻义务更是无稽之谈。 时筝并不打算理会男人的抽风,然而临近下班的时候,她收到了傅战送来花,一束百元大钞折叠而成的花束——散发着浓浓的土豪气息的“有钱花,随便花”。 又是律师函又是送钱,这男人想干么?! 时筝的小脾气彻底被引爆了,她拿起塑料袋套上那束***折成的花束就去找了傅战。 那像是吃了炸药的架势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扛着炸药包要去炸碉堡。 时筝是在一家名叫“君尙”的高档会所找到傅战的,她怒气冲冲地推开包厢门时,脚步顿住了。 只见,包厢里,傅战双腿交叠,坐在沙发上,一只手搭在沙发上,另一只手拿着酒杯,姿态十分随意。 他浑身散发出来的逼人气势却让人不容忽视,那是与生俱来的上位者气息。 名贵的纯手工黑色衬衫尽显尊贵,同色系的黑色西裤勾勒出他修长的腿。 整个人单是坐在那里,就像是一副被时光优待的画卷。 男人傅战周围环绕着两三个美女,个个端着酒杯,似乎是在献殷勤,只是男人脸上的表情淡而冷。 时筝微楞了一下,然后脸上带着浓浓的笑意:“真是不好意思啊,看来,我来的不是时候啊,打扰你的好事了。” 漫不经心的语气带着几分吊儿郎当的态度,不好意思倒是没看出,反而更像是在说“我就是故意的,你能怎么地”。 傅战看着突然出现的时筝,原本清冷的眸子有了温度,眸底闪过一抹亮光,淡然开口:“找我的?” “傅先生,我是来还东西的,麻烦借一步说话。”时筝开口,语气要多疏离就有多疏离,要多么客气就有多么客气。 那束***折成的花里有张卡片,卡片上清楚地写了会所地址,以及包厢号。正因为如此,她才能找到这里。所以,既然留下地址,不就是想引她出现吗?那这会儿表现出一副惊讶的样子给谁看呢? 时筝将手中的“有钱花”举了起来,提醒着男人:“傅先生这花送错人了,我来还给你。” 傅战看着女人手中提着的***,还没来得及说什么,就看到时筝朝着他走了过来。 时筝看男人没动弹,是打算走到男人身边,将花扔给男人的。只不过,她没还走到男人身边,就听到男人意味深长地开口:“想让我收回这束花,不是不可以……” 男人的声音透着一股子……欠揍! 时筝冷笑:“傅先生,这是要跟我谈条件?” 傅战眼挑眉,唇角勾起一抹邪魅:“怎样?如果你不敢应我的话,那就……”

免费获得金币
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
本月得到红花: 本月排名: [红花榜]
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,登录 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: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,自动得到1朵红花
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
本月得到打赏:看书币 本月排名: [打赏榜]
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,登录 后才可以打赏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