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追书网  繁体版  手机阅读

综合

侯门毒妃

侯门毒妃
更新时间:2021-03-08
夫妻五年,她为他付出所有,他却在她难产之时,和她的嫡姐洞房花烛! 一尸两命,含恨而终,真相浮现,原来她竟在谎言中生活了八年! 她发誓,若有来生,她定让这些负她害她的人血债血偿! “安宁愿终身不嫁,也不愿嫁璃王为妃!” 金銮殿上,她当众拒婚,震惊四座,所有人都傻了眼! 重生回到六年前,同样的事情,她已不是原来的她! 侯门深宅,后母狠毒,姐妹伪善。 刁难,暗杀,陷害接踵而至,她一一化解! 明枪,暗箭,毒计扑面而来,她毫无畏惧! 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,属于她的东西,她要全部夺回来! 这一世,她愿做恶女,亲手将他们一个个送上绝路!安宁被苏琴带着...
本站郑重提醒:本故事纯属虚构,切勿模仿!
  • 作品分类:重生异能
  • 授权状态:没有授权
  • 写作进程:已完结
  • 总 字 数:0
  • 总 点 击:328
  • 本月点击:328
  • 本周点击:328
  • 总 红 花:0
  • 本月红花:0
  • 本月打赏:0
  • 总 打 赏:0
作者名:真爱未凉 了解作者,进入他的首页
他的其他作品:(本)所有作品>>

目录 阅读
放入书架
放入桌面
您上次阅读到:
分享到:

痴情,莫相忘(全剧终)更新时间:2021-03-08

安宁被苏琴带着,一直到了一处庭院外才停下来,借着月光,安宁看到门匾上赫然几个娟秀的大字,心里不由得一怔。 飞花小筑? “怎么?很吃惊?难得你一个养在深闺的小姐,也知道这地方!”苏琴挑眉,方才一路上,安宁都太过镇定,此刻看到她眼中的惊诧,却是有些意外,一般人是不会知道这个“飞花小筑”的,但她方才的反应却在告诉他,她不仅知道飞花小筑,还知道更多的东西。 安宁敛下眉眼,敛去眼中的惊诧,她当然知道这是哪里,世人只知昭阳长公主身居后宫,但却不知她在宫外也有一处别院,那便是眼前的这个飞花小筑! 安宁下意识的想起那一双好似可以洞穿一切的眸子,昭阳长公主已死,这里的主人自然而然的就变成了宸王苍翟,安宁心里微怔,苏琴这厮带她来这里意欲为何? 苏琴似看出了她的疑问,嘴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诡异,推开院子的门扉,大步走了进去,但却很快的停住脚步,一双桃花眼朝着安宁风情万种的眨着,“二小姐,你请!” 安宁只觉得那笑容透着一丝不怀好意,但在他目光的注视下,安宁依然跟了上去,只是,刚超过苏琴一步,便察觉到一股凌厉的气势朝自己激射而来,安宁一惊,猛然意识到一支锋利的箭羽直直的射向她的左眼,气势汹汹,避无所避,眼看着利箭就要刺破她的眼睛,却猛地在离她瞳孔一寸处停下。 安宁回过神来,抬眼便看见一张让她警惕的俊脸,面如冠玉,浓眉紧锁,双唇危险的紧抿,此时苍翟似乎有些不悦。 “好还你动作快,不然佳人就香消玉殒了。”苏琴朗声开口,看着苍翟的目光多了几分促狭,果然如他所料,若是他方才踩出第一步,这一箭怕是已经刺入他的皮肉了吧! 可他竟为了安宁出手了,看来,苍翟果然是在乎的! “知道我这里有机关,还让人家姑娘犯险,琴公子未免太不厚道了。”苍翟瞥了苏琴一眼,苏琴的心思他又怎么会看不出来,只是方才那一刻,他却是想也没想的出手止住了利箭。 安宁一怔,顿时明白方才苏琴的笑为何会让她感觉到寒意森森,质问的朝苏琴一瞪,丝毫不掩饰眼里的讽刺,“还以为琴公子是正人君子,却没想到竟是一个披着君子外衣的小人,要让小女子死,何必如此大费周章?” 刚才若是苍翟不出手,那她是不是就一命呜呼了?这个苏琴,方才她真该一刀结果了他的小命! 两道埋怨的视线,让苏琴嘴角抽了抽,安宁这张利嘴毒起来,可不比苍翟弱啊! 想到自己的目的,苏琴挑了挑眉,意有所指看着苍翟,“我怎么舍得让你死?况且……即便是我舍得,有***是舍不得的!” 方才苍翟的举动,就已经证明了,不是吗?苍翟素来对人冷漠,在这院子中设置机关,就是防着外人闯入,以前曾有人误入,都死在了机关之下。 安宁微微蹙眉,意识到苍翟救了她,抬眼对上他深邃的眸子,“我欠你一个人情。” 以苏琴和苍翟的交情,苏琴发现了她的伪装,苍翟迟早都会知晓,既然这样,她再在他的面前伪装自己,就显得不伦不类了,还不...

更新时间:2021-03-08

 安宁被苏琴带着,一直到了一处庭院外才停下来,借着月光,安宁看到门匾上赫然几个娟秀的大字,心里不由得一怔。 飞花小筑? “怎么?很吃惊?难得你一个养在深闺的小姐,也知道这地方!”苏琴挑眉,方才一路上,安宁都太过镇定,此刻看到她眼中的惊诧,却是有些意外,一般人是不会知道这个“飞花小筑”的,但她方才的反应却在告诉他,她不仅知道飞花小筑,还知道更多的东西。 安宁敛下眉眼,敛去眼中的惊诧,她当然知道这是哪里,世人只知昭阳长公主身居后宫,但却不知她在宫外也有一处别院,那便是眼前的这个飞花小筑! 安宁下意识的想起那一双好似可以洞穿一切的眸子,昭阳长公主已死,这里的主人自然而然的就变成了宸王苍翟,安宁心里微怔,苏琴这厮带她来这里意欲为何? 苏琴似看出了她的疑问,嘴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诡异,推开院子的门扉,大步走了进去,但却很快的停住脚步,一双桃花眼朝着安宁风情万种的眨着,“二小姐,你请!” 安宁只觉得那笑容透着一丝不怀好意,但在他目光的注视下,安宁依然跟了上去,只是,刚超过苏琴一步,便察觉到一股凌厉的气势朝自己激射而来,安宁一惊,猛然意识到一支锋利的箭羽直直的射向她的左眼,气势汹汹,避无所避,眼看着利箭就要刺破她的眼睛,却猛地在离她瞳孔一寸处停下。 安宁回过神来,抬眼便看见一张让她警惕的俊脸,面如冠玉,浓眉紧锁,双唇危险的紧抿,此时苍翟似乎有些不悦。 “好还你动作快,不然佳人就香消玉殒了。”苏琴朗声开口,看着苍翟的目光多了几分促狭,果然如他所料,若是他方才踩出第一步,这一箭怕是已经刺入他的皮肉了吧! 可他竟为了安宁出手了,看来,苍翟果然是在乎的! “知道我这里有机关,还让人家姑娘犯险,琴公子未免太不厚道了。”苍翟瞥了苏琴一眼,苏琴的心思他又怎么会看不出来,只是方才那一刻,他却是想也没想的出手止住了利箭。 安宁一怔,顿时明白方才苏琴的笑为何会让她感觉到寒意森森,质问的朝苏琴一瞪,丝毫不掩饰眼里的讽刺,“还以为琴公子是正人君子,却没想到竟是一个披着君子外衣的小人,要让小女子死,何必如此大费周章?” 刚才若是苍翟不出手,那她是不是就一命呜呼了?这个苏琴,方才她真该一刀结果了他的小命! 两道埋怨的视线,让苏琴嘴角抽了抽,安宁这张利嘴毒起来,可不比苍翟弱啊! 想到自己的目的,苏琴挑了挑眉,意有所指看着苍翟,“我怎么舍得让你死?况且……即便是我舍得,有***是舍不得的!” 方才苍翟的举动,就已经证明了,不是吗?苍翟素来对人冷漠,在这院子中设置机关,就是防着外人闯入,以前曾有人误入,都死在了机关之下。 安宁微微蹙眉,意识到苍翟救了她,抬眼对上他深邃的眸子,“我欠你一个人情。” 以苏琴和苍翟的交情,苏琴发现了她的伪装,苍翟迟早都会知晓,既然这样,她再在他的面前伪装自己,就显得不伦不类了,还不...

免费获得金币
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
本月得到红花: 本月排名: [红花榜]
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,登录 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: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,自动得到1朵红花
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
本月得到打赏:看书币 本月排名: [打赏榜]
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,登录 后才可以打赏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