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追书网  繁体版  手机阅读

综合

妖精就该有个妖精样

妖精就该有个妖精样
更新时间:2021-02-28
夏明宇:"既然已经将自己卖给了我,就该要有身为一个货物的自觉!" 赵浅:"好的,我绝不逾越一步,但是那个死皮赖脸守在我家门口的是个什么鬼?" 高昊:"听说你毫无演技,做作又大牌!" 赵浅:"好的,高老师打扰了,但是那个暗戳戳在微博上给我点赞,采访中表示我是他的理想型的又是个什么鬼?" 徐成:“别怕,有我在!" 瑟瑟发抖的赵浅:“就是有你才害怕呀!” ABCD:... 嗯!打脸真香!“走吧,咱们去看看爸。”肖路轻轻一笑,像是闲话家常。 夏明宇没有多想,他现在迫切的想要确定爷爷是否安全。 一件狭小的屋子里,里面只有一张桌子和几张椅子,这是表演厅...
本站郑重提醒:本故事纯属虚构,切勿模仿!
  • 作品分类:现代言情
  • 授权状态:没有授权
  • 写作进程:已完结
  • 总 字 数:0
  • 总 点 击:112
  • 本月点击:112
  • 本周点击:112
  • 总 红 花:0
  • 本月红花:0
  • 本月打赏:0
  • 总 打 赏:0
作者名:半老痴呆 了解作者,进入他的首页
他的其他作品:(本)所有作品>>

目录 阅读
放入书架
放入桌面
您上次阅读到:
分享到:

第3章 两个人的狂欢更新时间:2021-02-28

“走吧,咱们去看看爸。”肖路轻轻一笑,像是闲话家常。 夏明宇没有多想,他现在迫切的想要确定爷爷是否安全。 一件狭小的屋子里,里面只有一张桌子和几张椅子,这是表演厅日常堆放杂物的地方,夏侯应此刻就坐在桌子后面,双手随意的放在桌子上,面上并不见紧张和害怕。 “爷爷!您没事吧?”夏明宇一进屋便焦急的奔了过去,上下检查着夏侯应的身体。 夏侯应一脸慈爱的拉着夏明宇的手,安抚的拍了拍,盯着肖路来回扫视,最终定格在了他脸上的那道疤上:“好久不见,我的儿子。” 肖路手掌用力收紧,面色无波,漫步到两人对面,坐下,低头轻笑:“确实是好久不见了,父亲您想我了吗?” 久久未得到答复。 他猛地抬头,一双细长的眼睛漆黑一片,沉沉地看着对面男人的眼睛:“呵!想来父亲是定不会想看见我这个不成器的儿子的。不过,这几年来我可是无时无刻不在想着父亲您呢。” 他的目光又看向夏侯应身旁的夏明宇,嗤笑一声,又像是忍俊不禁:“看来,这几年,你们父子两还是依旧情深义厚。” “你不要满嘴胡言!难道就因为爷爷从小待我更加亲厚一些,你就要恶意地编造这些无稽之谈来诋毁爷爷的声誉!你简直不配当爷爷的儿子!”夏明宇恼怒地说。 肖路盯着依旧一副云淡风轻的夏侯应,没有看到他想要看到的神情,脸上的笑容有一瞬间的扭曲。 “怎么?是不是胡说,你问问他不就知道了吗?”肖路用手指着夏侯应:“父亲,您敢承认吗?大名鼎鼎的夏侯应先生,您敢承认吗?!承认你和你的儿媳妇***!而这个男人是你和你的儿媳妇***所生的野种!” 两方各自带的人听到这个消息皆是一惊,不过面上依旧冷静如常,豪门恩怨他们见得很多,他们只是拿钱办事,随时准备着在听到命令的第一时刻向对方出击。 夏明宇下意识的看向身旁的夏侯应,犹如耳边惊雷,心中惊涛骇浪,见肖路这般肯定,一时间心也有所动摇。 夏侯应笑了笑,转头看向夏明宇:“明宇你觉得呢?” 夏明宇愣了愣,疑惑中带着一点不确信。 “你觉得咱们到底是爷孙还是父子?”夏侯应再次问道。 看着夏侯应淡定的神情和无所畏惧的模样,夏明宇稳了心神,暗暗责备自己,刚刚竟然被肖路轻易就挑拨了:“爷爷,您当然是我的爷爷,肖路居心叵测,意义挑拨我们的关系!” 他轻蔑地看向肖路:“你不是就是记恨爷爷当年想要将家业交给我这个孙子,却不交给你这个儿子吗!可就是爷爷想交给你,你也得有这个实力才行!我再没有接受爷爷任何帮助的前提下,创建了华宇集团,后来爷爷年纪大了,才将公司接手了过来的。我由始至终从来都没有想要与你争!” 夏侯应赞赏地看了看夏明宇,不愧是他手把手教导出来的孩子。 肖路的笑容彻底扭曲,他以为他把这个肮脏的秘密揭开,这些人就一定会痛苦,会难堪!没有,什么都没有。这个男人几句轻描淡写的就将这件他认为天大的秘密接过!显得他还是那么可...

更新时间:2021-02-28

 “走吧,咱们去看看爸。”肖路轻轻一笑,像是闲话家常。 夏明宇没有多想,他现在迫切的想要确定爷爷是否安全。 一件狭小的屋子里,里面只有一张桌子和几张椅子,这是表演厅日常堆放杂物的地方,夏侯应此刻就坐在桌子后面,双手随意的放在桌子上,面上并不见紧张和害怕。 “爷爷!您没事吧?”夏明宇一进屋便焦急的奔了过去,上下检查着夏侯应的身体。 夏侯应一脸慈爱的拉着夏明宇的手,安抚的拍了拍,盯着肖路来回扫视,最终定格在了他脸上的那道疤上:“好久不见,我的儿子。” 肖路手掌用力收紧,面色无波,漫步到两人对面,坐下,低头轻笑:“确实是好久不见了,父亲您想我了吗?” 久久未得到答复。 他猛地抬头,一双细长的眼睛漆黑一片,沉沉地看着对面男人的眼睛:“呵!想来父亲是定不会想看见我这个不成器的儿子的。不过,这几年来我可是无时无刻不在想着父亲您呢。” 他的目光又看向夏侯应身旁的夏明宇,嗤笑一声,又像是忍俊不禁:“看来,这几年,你们父子两还是依旧情深义厚。” “你不要满嘴胡言!难道就因为爷爷从小待我更加亲厚一些,你就要恶意地编造这些无稽之谈来诋毁爷爷的声誉!你简直不配当爷爷的儿子!”夏明宇恼怒地说。 肖路盯着依旧一副云淡风轻的夏侯应,没有看到他想要看到的神情,脸上的笑容有一瞬间的扭曲。 “怎么?是不是胡说,你问问他不就知道了吗?”肖路用手指着夏侯应:“父亲,您敢承认吗?大名鼎鼎的夏侯应先生,您敢承认吗?!承认你和你的儿媳妇***!而这个男人是你和你的儿媳妇***所生的野种!” 两方各自带的人听到这个消息皆是一惊,不过面上依旧冷静如常,豪门恩怨他们见得很多,他们只是拿钱办事,随时准备着在听到命令的第一时刻向对方出击。 夏明宇下意识的看向身旁的夏侯应,犹如耳边惊雷,心中惊涛骇浪,见肖路这般肯定,一时间心也有所动摇。 夏侯应笑了笑,转头看向夏明宇:“明宇你觉得呢?” 夏明宇愣了愣,疑惑中带着一点不确信。 “你觉得咱们到底是爷孙还是父子?”夏侯应再次问道。 看着夏侯应淡定的神情和无所畏惧的模样,夏明宇稳了心神,暗暗责备自己,刚刚竟然被肖路轻易就挑拨了:“爷爷,您当然是我的爷爷,肖路居心叵测,意义挑拨我们的关系!” 他轻蔑地看向肖路:“你不是就是记恨爷爷当年想要将家业交给我这个孙子,却不交给你这个儿子吗!可就是爷爷想交给你,你也得有这个实力才行!我再没有接受爷爷任何帮助的前提下,创建了华宇集团,后来爷爷年纪大了,才将公司接手了过来的。我由始至终从来都没有想要与你争!” 夏侯应赞赏地看了看夏明宇,不愧是他手把手教导出来的孩子。 肖路的笑容彻底扭曲,他以为他把这个肮脏的秘密揭开,这些人就一定会痛苦,会难堪!没有,什么都没有。这个男人几句轻描淡写的就将这件他认为天大的秘密接过!显得他还是那么可...

免费获得金币
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
本月得到红花: 本月排名: [红花榜]
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,登录 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: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,自动得到1朵红花
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
本月得到打赏:看书币 本月排名: [打赏榜]
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,登录 后才可以打赏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