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追书网  繁体版  手机阅读

综合

兰陵风流

兰陵风流
更新时间:2020-09-18
关于兰陵风流:这是一个强盛的时代。这是一个风流的时代。这是一个处处是美男美女的时代。这是一个风骚的家族中一个悲摧(?)的少年郎(?)的人生奋斗史(?)她以为是为了母亲而奋斗,但事实的真相让她一脸血……她想为了这个风骚的家族而奋斗,但夹在兄嫂的感情间进退不得……她想为了这个强盛的帝国而奋斗,但发现家族和帝国尼玛是对立的……她是造反呢还是 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 圣人哼哼,“醋鱼不加糖,能叫醋鱼么?仔细御膳房掌膳用糖醋糊你一脸。”  秦有抬手抹了把脸,他自个糊行不?遇上这么个任性又爱耍无赖的主子,他只能时时糊自己一脸了。  萧琰咯一声笑道:“阿翁说的是。醋鱼不加糖,那就该叫酸...
本站郑重提醒:本故事纯属虚构,切勿模仿!
  • 作品分类:古武机甲
  • 授权状态:没有授权
  • 写作进程:已完结
  • 总 字 数:0
  • 总 点 击:416
  • 本月点击:416
  • 本周点击:416
  • 总 红 花:0
  • 本月红花:0
  • 本月打赏:0
  • 总 打 赏:0
作者名:君朝西 了解作者,进入他的首页
他的其他作品:(本)所有作品>>

目录 阅读
放入书架
放入桌面
您上次阅读到:
分享到:

432.第四三二章 被模糊的感感知更新时间:2020-09-18

 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 圣人哼哼,“醋鱼不加糖,能叫醋鱼么?仔细御膳房掌膳用糖醋糊你一脸。”  秦有抬手抹了把脸,他自个糊行不?遇上这么个任性又爱耍无赖的主子,他只能时时糊自己一脸了。  萧琰咯一声笑道:“阿翁说的是。醋鱼不加糖,那就该叫酸鱼啦。”  圣人哈哈,递她一个赞赏的眼色。  老少二人瞬间在嗜好甜食上点亮了“灵犀相通”。  李翊浵斜眉看父亲,“皇甫奉御让您不要吃太多糖。”  “皇甫奉御”是尚药局御医之首。  圣人翻个白眼,不以为然的,“不就是怕我得糖尿症么?反正就这一两年光景了,还不让我吃个够。”  李翊浵神色一戚的叫道:“阿爹!”  圣人心里“哎哟”一声,赶紧打个哈哈道:“我这是说着玩的,不作数,不作数。阿爹还想看你移接的九色牡丹呢。”他今日只穿了件细布直裰的便袍,头上没有戴幞帽,只用一根碧色通透的云纹簪子簪了发,帝王的威势尊贵和手握杀伐决断的雄毅在女儿面前都全数敛去,就只似一位富家闲翁般,笑语哄女儿开心。说完就一翻手握了萧琰的手臂,笑道:“走,走,去看你阿娘移接的牡丹。在哪?”说着,游目四顾。  萧琰另一手立即指向东边的坡面花圃,笑回道:“阿翁,这边。”脚下就往那边带去。她知道圣人这是故意扯开话题,不让母亲伤心,顿时对圣人又生一分好感,这声“阿翁”也叫得真心。  李翊浵的伤感来得快、去得也快,她本来就是达观的性子,转脸就笑起来,得意的道:“阿爹,你瞧着吧,今年四月花时,我定能将三色同株的什锦牡丹种出来。”  圣人呵呵点头,一脸“我家神佑是最厉害的”样子,完全就是一个得意女儿又炫耀女儿的父亲,除了容貌英俊潇洒非常,气度轩阔外,完全看不出皇帝的架子。随扈的内侍和控鹤卫却都习以为常:圣人在十一殿下面前,从来只是父亲,而不是大唐的陛下。  萧琰对圣人又增一分好感。  到了东面坡基的花圃里,圣人撩起直裰就蹲在地上,给女儿递花剪、接枝条、扶枝条……打下手做得乐呵,抢了萧琰之前的活儿。萧琰看得也乐呵,转手接了侍女递茶盏的活儿,时不时插一句嘴说圣人姿势不对。圣人哼声说这姿势是传递紫微之气。萧琰“哈”的一声,“东阳夫子传递青木之气还差不多。”圣人作势要踢她,萧琰哈哈笑……一老一少相差五十来岁,竟然如两个顽童般,耍笑得合契。(追书网www.zshu.net最快更新)  圣人一边和萧琰斗嘴,做事的态度却极认真,动作不太熟练,却仔仔细细的,净白修长的手,无论是扶枝条,还是缠绕接枝的布带,都透出美感。在斜坡地上蹲着身子,换了别人姿势就可能不雅,但圣人做来却让人觉得随性自然,有种洒脱优容的美感,即使直裰上沾了泥,也完全无损风华,反而让人觉得率性不羁。  萧琰真心觉得,圣人是个美人。无论什么姿势,无论正面还是侧影,都美得无可挑剔。估计在朝殿上捋起袖子和言官干嘴架,耍无赖,也无损其俊容美姿。难怪以外祖母那般的美貌和博学多才,也自愿当时还是太子的圣人为良娣...

更新时间:2020-09-18

  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 圣人哼哼,“醋鱼不加糖,能叫醋鱼么?仔细御膳房掌膳用糖醋糊你一脸。”  秦有抬手抹了把脸,他自个糊行不?遇上这么个任性又爱耍无赖的主子,他只能时时糊自己一脸了。  萧琰咯一声笑道:“阿翁说的是。醋鱼不加糖,那就该叫酸鱼啦。”  圣人哈哈,递她一个赞赏的眼色。  老少二人瞬间在嗜好甜食上点亮了“灵犀相通”。  李翊浵斜眉看父亲,“皇甫奉御让您不要吃太多糖。”  “皇甫奉御”是尚药局御医之首。  圣人翻个白眼,不以为然的,“不就是怕我得糖尿症么?反正就这一两年光景了,还不让我吃个够。”  李翊浵神色一戚的叫道:“阿爹!”  圣人心里“哎哟”一声,赶紧打个哈哈道:“我这是说着玩的,不作数,不作数。阿爹还想看你移接的九色牡丹呢。”他今日只穿了件细布直裰的便袍,头上没有戴幞帽,只用一根碧色通透的云纹簪子簪了发,帝王的威势尊贵和手握杀伐决断的雄毅在女儿面前都全数敛去,就只似一位富家闲翁般,笑语哄女儿开心。说完就一翻手握了萧琰的手臂,笑道:“走,走,去看你阿娘移接的牡丹。在哪?”说着,游目四顾。  萧琰另一手立即指向东边的坡面花圃,笑回道:“阿翁,这边。”脚下就往那边带去。她知道圣人这是故意扯开话题,不让母亲伤心,顿时对圣人又生一分好感,这声“阿翁”也叫得真心。  李翊浵的伤感来得快、去得也快,她本来就是达观的性子,转脸就笑起来,得意的道:“阿爹,你瞧着吧,今年四月花时,我定能将三色同株的什锦牡丹种出来。”  圣人呵呵点头,一脸“我家神佑是最厉害的”样子,完全就是一个得意女儿又炫耀女儿的父亲,除了容貌英俊潇洒非常,气度轩阔外,完全看不出皇帝的架子。随扈的内侍和控鹤卫却都习以为常:圣人在十一殿下面前,从来只是父亲,而不是大唐的陛下。  萧琰对圣人又增一分好感。  到了东面坡基的花圃里,圣人撩起直裰就蹲在地上,给女儿递花剪、接枝条、扶枝条……打下手做得乐呵,抢了萧琰之前的活儿。萧琰看得也乐呵,转手接了侍女递茶盏的活儿,时不时插一句嘴说圣人姿势不对。圣人哼声说这姿势是传递紫微之气。萧琰“哈”的一声,“东阳夫子传递青木之气还差不多。”圣人作势要踢她,萧琰哈哈笑……一老一少相差五十来岁,竟然如两个顽童般,耍笑得合契。(追书网www.zshu.net最快更新)  圣人一边和萧琰斗嘴,做事的态度却极认真,动作不太熟练,却仔仔细细的,净白修长的手,无论是扶枝条,还是缠绕接枝的布带,都透出美感。在斜坡地上蹲着身子,换了别人姿势就可能不雅,但圣人做来却让人觉得随性自然,有种洒脱优容的美感,即使直裰上沾了泥,也完全无损风华,反而让人觉得率性不羁。  萧琰真心觉得,圣人是个美人。无论什么姿势,无论正面还是侧影,都美得无可挑剔。估计在朝殿上捋起袖子和言官干嘴架,耍无赖,也无损其俊容美姿。难怪以外祖母那般的美貌和博学多才,也自愿当时还是太子的圣人为良娣...

免费获得金币
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
本月得到红花: 本月排名: [红花榜]
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,登录 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: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,自动得到1朵红花
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
本月得到打赏:看书币 本月排名: [打赏榜]
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,登录 后才可以打赏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