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追书网  繁体版  手机阅读

综合

医逍遥

医逍遥
更新时间:2020-09-18
  起于市井尘埃,立志学医,医心坚固,百折不挠。  路到绝处步步为营,从污泥中淌出一条通天大道。  望闻问切,针砭灸食,抄方制药,终成医中圣手。  这是人间炼狱,也是万丈红尘归处。  欲是恶魔,也是良药。  花柳繁华地滚打的一身污泥,木口难言,步步成医。      87_87894谁知道那杨家小娘子瞥见梨树下的李长歌顿时便住了脚,一身衣裳虽然窘迫却正好配那景,梨花瓣扑簌簌,随风飘落,悠悠荡荡,显得李长歌面如桃花,消瘦的身姿到像是诗书上的一景。  “自如哥,家里有事咧!”李长歌缓缓的从梨树下走过来轻声细语的说道。  徐自如浓眉大眼,生的端正,正气十足,笑起来便更加温柔可意,行至跟前便道:“便...
本站郑重提醒:本故事纯属虚构,切勿模仿!
  • 作品分类:古武机甲
  • 授权状态:没有授权
  • 写作进程:已完结
  • 总 字 数:
  • 总 点 击:
  • 本月点击:
  • 本周点击:
  • 总 红 花:1487
  • 本月红花:11
  • 本月打赏:100
  • 总 打 赏:10.27万
作者名:逍遥彤 了解作者,进入他的首页
他的其他作品:(本)所有作品>>

作者标签:爽文  扮猪吃虎  暧昧  

目录 阅读
放入书架
放入桌面
您上次阅读到:第三章 降龙伏虎 第二节 飞龙在天
分享到:

2022 行路难更新时间:2020-09-18

    87_87894谁知道那杨家小娘子瞥见梨树下的李长歌顿时便住了脚,一身衣裳虽然窘迫却正好配那景,梨花瓣扑簌簌,随风飘落,悠悠荡荡,显得李长歌面如桃花,消瘦的身姿到像是诗书上的一景。  “自如哥,家里有事咧!”李长歌缓缓的从梨树下走过来轻声细语的说道。  徐自如浓眉大眼,生的端正,正气十足,笑起来便更加温柔可意,行至跟前便道:“便是你不来,我也正要寻你的。”  杨小娘子从身后行来,只见她肌肤***,生的丹凤眼,鹅蛋脸,唇出花瓣,吐气如兰,行动坐卧皆有气度,一看就是家里有钱堆出来了。  杨小娘子见了李长歌先行礼道:“想是长歌吧?”  李长歌一见这杨小娘子行礼,自己也还了平礼,只是觉得杨小娘子声音清脆悦耳,言语平和,却总觉得来意不善。  大抵是姿色一般的小娘见了姿容出众的总会自惭形秽,恶意揣测,由妒生恨吧!  你看我说的就是杨小娘子,她嫉妒我李长歌——有个很帅的未婚夫……  呸呸,这种想法太无耻了,李长歌在心里嘀嘀咕咕。  “奴家贱名,还叫娘子挂念。今日有事寻自如哥。”李长歌虽然嘴笨,但是果真说起话来,也算有模有样,毕竟读过书,肚子里不算是个草包,绝对不能给帅帅的未婚夫丢脸。  “姑娘,咱们该回去了。”高门大户的丫头就是不一般,恰在此时悄无声息的出现,替杨小娘子解围。  那丫头生的比李长歌好些,穿着银红色云雁细锦上襦,下系一条米黄۰色百褶裙,手里拿着软毛织锦披风,缓缓的走上来给杨小娘子披上。  “师妹慢走!”徐自如与李长歌并排而立,目送主仆二人消失在山道上。  那徐自如见杨小娘子走了,便更加温柔体贴的看着李长歌道:“你爹可好些了?”  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!  不知道外头如何传自己家的闲事的。  李长歌低下头道:“好些了,我今日来就是要找你帮着开个方子,给我爹抓敷药。”  山色如黛青,飞鸟入林中,阳光从云长山上爬出来顿时光芒万丈,照在徐自如一侧,霎那间他在李长歌眼里宛如圣人一般,他对着李长歌微微一笑道:“不怕,这事儿不叫你后娘经手。你素日嚷嚷学医,你爹不过被人踹了窝心脚,你最近背那《千金方》背的仔细,依你来看,用甚方子合适?”  “大胶艾汤?”李长歌低头微微沉吟便不太肯定的说道,晨光刚好也照在她的脸侧,鬓边的碎发绒绒的,这些时日后娘不着家,她便吃的好了,身量比从前高些,脸色也红润起来,一低头娇俏羞涩。  那徐自如不过一说,未曾想这李长歌果然背的熟练,面色微微一惊,他虽然入派两年,只管着草药事儿,真的医术尚未摸到边。  医派里书是最不缺,是以他们这些弟子也很少去背,甚至都不愿意去看,跟在掌门身边大弟子他们时常也难以见到,所以要他开药,心中茫然无从,全然未知李长歌竟然已经将医书倒背如流了!  “说来看看。”心里虽然惊诧,面色平静。  “大胶艾汤,用艾叶、当归、地黄、干姜、干草、梅、芍药、阿娇。主治妇人产后血崩,下血过多、虚喘欲死、腹中激痛、下血不止;跌打损伤,内...

更新时间:2020-09-18

     87_87894谁知道那杨家小娘子瞥见梨树下的李长歌顿时便住了脚,一身衣裳虽然窘迫却正好配那景,梨花瓣扑簌簌,随风飘落,悠悠荡荡,显得李长歌面如桃花,消瘦的身姿到像是诗书上的一景。  “自如哥,家里有事咧!”李长歌缓缓的从梨树下走过来轻声细语的说道。  徐自如浓眉大眼,生的端正,正气十足,笑起来便更加温柔可意,行至跟前便道:“便是你不来,我也正要寻你的。”  杨小娘子从身后行来,只见她肌肤***,生的丹凤眼,鹅蛋脸,唇出花瓣,吐气如兰,行动坐卧皆有气度,一看就是家里有钱堆出来了。  杨小娘子见了李长歌先行礼道:“想是长歌吧?”  李长歌一见这杨小娘子行礼,自己也还了平礼,只是觉得杨小娘子声音清脆悦耳,言语平和,却总觉得来意不善。  大抵是姿色一般的小娘见了姿容出众的总会自惭形秽,恶意揣测,由妒生恨吧!  你看我说的就是杨小娘子,她嫉妒我李长歌——有个很帅的未婚夫……  呸呸,这种想法太无耻了,李长歌在心里嘀嘀咕咕。  “奴家贱名,还叫娘子挂念。今日有事寻自如哥。”李长歌虽然嘴笨,但是果真说起话来,也算有模有样,毕竟读过书,肚子里不算是个草包,绝对不能给帅帅的未婚夫丢脸。  “姑娘,咱们该回去了。”高门大户的丫头就是不一般,恰在此时悄无声息的出现,替杨小娘子解围。  那丫头生的比李长歌好些,穿着银红色云雁细锦上襦,下系一条米黄۰色百褶裙,手里拿着软毛织锦披风,缓缓的走上来给杨小娘子披上。  “师妹慢走!”徐自如与李长歌并排而立,目送主仆二人消失在山道上。  那徐自如见杨小娘子走了,便更加温柔体贴的看着李长歌道:“你爹可好些了?”  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!  不知道外头如何传自己家的闲事的。  李长歌低下头道:“好些了,我今日来就是要找你帮着开个方子,给我爹抓敷药。”  山色如黛青,飞鸟入林中,阳光从云长山上爬出来顿时光芒万丈,照在徐自如一侧,霎那间他在李长歌眼里宛如圣人一般,他对着李长歌微微一笑道:“不怕,这事儿不叫你后娘经手。你素日嚷嚷学医,你爹不过被人踹了窝心脚,你最近背那《千金方》背的仔细,依你来看,用甚方子合适?”  “大胶艾汤?”李长歌低头微微沉吟便不太肯定的说道,晨光刚好也照在她的脸侧,鬓边的碎发绒绒的,这些时日后娘不着家,她便吃的好了,身量比从前高些,脸色也红润起来,一低头娇俏羞涩。  那徐自如不过一说,未曾想这李长歌果然背的熟练,面色微微一惊,他虽然入派两年,只管着草药事儿,真的医术尚未摸到边。  医派里书是最不缺,是以他们这些弟子也很少去背,甚至都不愿意去看,跟在掌门身边大弟子他们时常也难以见到,所以要他开药,心中茫然无从,全然未知李长歌竟然已经将医书倒背如流了!  “说来看看。”心里虽然惊诧,面色平静。  “大胶艾汤,用艾叶、当归、地黄、干姜、干草、梅、芍药、阿娇。主治妇人产后血崩,下血过多、虚喘欲死、腹中激痛、下血不止;跌打损伤,内...

免费获得金币
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
本月得到红花: 本月排名: [红花榜]
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,登录 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: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,自动得到1朵红花
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
本月得到打赏:看书币 本月排名: [打赏榜]
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,登录 后才可以打赏
1